絕望時代裡的禁忌與救贖 ☆ Ounce Taipei 地下酒吧

別開燈,這樣的光線正適合醞釀,因為一場祕密活動正在進行中。Ounce Bar 是 台北幾間 Speakeasy 的代表之一,於禁酒令的背景下隱匿在一間看街邊咖啡小館 BS mini 的背後。人性考驗不得,愈禁忌愈甜蜜,一邊欲以禁令之名淨化道德,另一邊蠢蠢欲動的靈魂卻更渴望被杯中物救贖。

未滿18歲者,禁止飲酒。 開車不喝酒,喝酒不開車。

 

其實 Ounce 一直在姊的口袋名單之內,只是沒想到都從敦化南路二段搬到信義路四段了,才姍姍來遲。

距離最近的捷運站是信義安和站5號出口,僅3分鐘路程,到達時姊還以為走錯,因為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我們的目的地,問了這間小店的外國妹妹才知祕密通道在右邊,原來這裡承襲了舊店的 Speakeasy 復古隱密風格,推開暗門才能進入另一個世界。

 

外頭的 BS mini 看似簡單的咖啡小館,但其實一張黑板寫著咖啡茶飲、另一張寫著雞尾酒和精釀啤酒,如果你想,也可以坐在騎樓下酗酒,只是外頭車水馬龍,興致稍減。但我想 Ounce 客滿時,應該也只有外面可以挑~或者可以去隔壁的 Digout,一間蠻隨興的酒吧,從下午就開始營業,調酒OK,只是空間有點迷你。

 

老闆 Yee 來自紐約,Ounce 是他把美國調酒文化帶到台北的最佳體現,在禁酒令這個充滿故事的歷史背景下,與新世代擦出火花,並在2016年獲選 Asia’s 50 Best Bar,開業快6年。

Speakeasy 得名是來自其原意 – 低聲細語,因在禁酒令期間,為避免大聲吵鬧引來警察或遭人舉報,一切都只能低調進行。推薦另一間姊很愛的台北 Speakeasy 酒吧  ➡  祕密基地的危險啜飲 ☆ MUD at amba 台北中山意舍酒店

 

室內很有藝術空間氛圍,頭頂上的亮點把天花板化作星空,一切都在光影搖曳中顯得迷離而不真切。

佔地不算大,因為地下酒吧一向不需要大規模經營,狹小的吧台和幾張椅子即可,當時美國的酒吧還有守門人,如果被舉報發現,還會透過特殊裝置警告酒吧裡面的人,我想外頭的 BS mini 某種程度上也具有這個代表意義吧!

 

以顏料揮灑創作的牆面,似是印象派畫作中夜色朦朧,街燈昏黃閃爍的效果,幾杯雞尾酒下肚或許會有種遊蕩在20年代美國街邊的錯覺,記得別大聲喧嘩,以免被舉報帶走。(真的在台北大街其實也會啦)(還會上爆料公社)

講到20年代,代表電影『大亨小傳』的背景就是禁酒令下的美國,蓋茨比以非法經營私酒生意致富,透過控制的連鎖藥房賺取暴利,因為當時能憑醫生處方買到威士忌,造成當時需要治療的『酒鬼』遽增。

 

座位的設計很有意思,因地制宜,一個是復古的火車座位,一個則是並肩而坐的雙人K書座位,側邊靠牆特別有隱密感。

至於後面那間,我不知道拍到的是什麼,儲藏室嗎?大家可以自動省略哈哈,但化妝室也是同一個方向就是了。

 

對比不同顏色的牆面,頭頂上一片漆黑讓這裡看起來彷若臨時搭建的攝影棚,這場戲拍完,就會拆掉換下一個場景,攝影師還得注意鏡頭不要 take 到邊緣,否則畫面會露餡,而我們,都不過是演員而已。

另外,我蠻喜歡吧台背後的酒牆,沒有炫目的玻璃、鏡子或燈光,單色磚紅畫布上的木層板、花草、酒瓶儼然一項裝置藝術。

 

吧台不大,座位之間稍嫌擁擠,如果想要戀情加溫,會是好選擇,如果不是很熟的朋友,姊建議坐一般座位會比較輕鬆。

這位大鬍子調酒師我不知道是哪國人,但在這裡的時候我發現不管是英語還是非英語系的客人,他們都能對答如流,非常 international。(Digout 也有個大鬍子調酒師,說著一口流利中文,常客小夥伴說他是印度人)

 

靠牆的座位舒服,另一邊的人就得坐板凳,但愈夜愈熱鬧,太晚來可能連板凳都搶不到。

遠方的小黑板就是菜單,非常簡單,調酒均一價400元,除非你喝什麼特別的,食物只有烤起司三明治和炸薯條,我記得以前有不少小點心可以吃,覺得有點可惜…至少來個起司盤吧!?

 

每桌都有蠟燭,昏黃得很不好拍攝,姊雖然有帶燈,但為了不影響其他客人,只有打一點點。

這裡沒有酒單,調酒師會詢問你的喜好,為你量身訂做,或推薦適合你的經典雞尾酒,當然你也可以直接點任何叫得出名字的調酒。

 

特調雞尾酒   400元   ★★★☆ (最多五粒)

白葡萄口味調酒,添加白酒+蘭姆酒,層次簡單,口感淡雅,是典型的妹酒,第一杯來這個是很不錯的,不然太快茫有點瞎,有沒有那種跟朋友出去,結果續攤時她就睡在你腿上的經驗? 😆

 

Whiskey Sour   400元   ★★★☆

威士忌酸酒,是我跟老妹很喜歡點來看水平和酒吧風格的,但也不一定,只是參考參考,除非難喝,我們一定第一時間手刀衝出酒吧。(會記得付錢啦)(不然就會出現北市妙齡女子喝霸王酒的新聞)

喝起來酸度不夠,層次有點被關住,不過威士忌的香韻和蛋白霜的細緻口感稍稍加分回來,最特別是多了肉桂味,算是 Ounce 自己的特調版本吧!

 

Tropical itch   ★★★☆   400元

熱帶癢癢~是姊不負責任翻譯。用波本威士忌混合二種蘭姆酒,即使有重重的百香果和鳳梨果汁,層次仍在酒液中飄搖,喝起來舒服,卻不失酒感,癢央無誤。

 

MUZCAL MULE   400元   ★★★★

這杯算是莫斯科騾子的變形,以 Mezcal 為基底,我愛的黃瓜是主角,整體喝來風韻成熟,口感滑順,Mezcal 帶出的煙燻味和酒中的新鮮薑味是絕配!

 

黃瓜的鮮味很重,大概佔比50%,整體偏甜,讓存在感有點強烈的薑味比較能接受,是姊當天最喜歡的一杯。

 

Daiquiri   400元   ★★★☆

當時天氣還有點冷,於是來杯應景的草莓黛克利,淡淡草莓香甜可愛,卻仍能在 Daiquiri 的特質中感受到大人味,處於輕熟女階段。

Oaxacanite ★★★☆

成分有葡萄柚、蜂蜜和綠色檸檬汁,一樣使用 Mezcal 煙燻感基酒調製,熟度超過上一杯,但誘惑的姿態讓人難以抗拒,略勝草莓黛克利。

Oaxacanite 是調酒名家薩沙.彼特里斯克(Sasha Petraske,1973 – 2015年)為 John Dory Oyster Bar 設計的,第一次品飲後,我開始希望以後能在其他酒吧喝到。酒譜其實是簡單的,但這樣的組合與魅力卻是獨一無二。

 

炸薯條   150元  ★★★

薯條有蒜味,約會的 and 有偶包的人不能點,哈哈哈~味道和炸的時間都掌握的不錯,是薯條控能夠認可的,唯獨內餡馬鈴薯不夠豐滿。

 

烤起司三明治   200元   ★★★

中規中矩,沒有不好,但你不會想要在酒吧吃這個,就像你不會想要在居酒屋吃油飯的道理。(什麼道理?)

上面灑的那個乾香草也很妙,吃一吃還會覺得硬硬的想要呸出來,感嘆人生很累,這就像好好的蛋糕偏偏被灑上巧克力米一樣惱人。

 

基本上算是素的,滿滿高達起司搭配番茄,味道不錯,但真的走錯攝影棚。

 

愈晚人愈多,吧台雖然狹窄,卻是最有小酌氣氛的所在。

 

禁酒令下喝酒的代價比較高一點點,沒有蓋茨比的財力,就量力而為喔!(只是杯數對,調酒項目有點對不上)

姊最近才聽說朋友的同事每次出去都說沒現金,要朋友先刷卡,但還錢時的推託跟揪人時的乾脆完全不同,也算見識到對方的真面目,藉此奉勸小夥伴眼睛放亮,不要當個被利用的好人。

 

總結:

現今的我們,沒有禁酒令,卻讓俗世瑣事把自己給禁錮了,該是解放的時候了。

踏入這夜色張狂之中,Ounce Taipei 的魅力無遠弗屆,無論是禁酒令或一個小小的攝影棚都關不住奔放的心,不過記得理性飲酒喔~

 

餐廳訊息

ADD:台北市信義路四段309號

TEL:02-2703-7761

TIME:17:30-01:00(週日~四)、17:30-03:00(週五、六)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