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館

放牧船隻與酒精,玩一場吉普賽人的神秘把戲 ☆ 舟舟酒館 Chu Chu Bar  

『時間是用來流浪的,肉體是用來享樂的,生命是用來遺忘的,靈魂是用來歌唱的。』這四句描述吉普賽人的生活哲學,也是我們羨慕的灑脫。不如划著船槳進入 舟舟酒館 Chu Chu Bar,用高跟鞋或靴子敲出放縱的節拍,用收藏在口袋裡的星光,照亮這角落。若有人魚問起可以抽煙嗎?請轉告她後面有吸煙區。
放牧船隻與酒精,玩一場吉普賽人的神秘把戲 ☆ 舟舟酒館 Chu Chu Bar  

雞尾酒與美食的盛宴:苺果協奏曲之縱情週末夜 ★ Fourplay Cuisine (一店)

慾望沒有標準公式,Fourplay 也是,週五的夜晚我們品嚐7道菜、11款調酒,玩味屬於自己的獨特配方。然後稍晚在捷運站邂逅了一個男人,隨後閃過腦中的是親密的衝動,因為男人的臉龐好看、手指也好看、說話的聲音更讓人舒服,很單純的慾望,但當男人走離,慾望也跟著遠離,瞬間的衝動就是如此,這是種反向投射。對於雞尾酒則不同,當液體在通透的杯中搖晃時,性感撩人,你是真心想一口一口乾掉這苦澀的甜蜜。
雞尾酒與美食的盛宴:苺果協奏曲之縱情週末夜 ★ Fourplay Cuisine (一店)

東區小酒館:酒鬼與鐵鍋 Borracho&wok ★ 美食定律之餐酒不分家

東區的餐廳換來換去,時常幾個月前才吃到,這個月就不見了,消失的原因有很多,店租壓力和客流量不夠多是主要,講得簡單點就是不夠賺,不過也有多年都不會倒的餐廳,裡面有一半都是不好吃的奇琶。而這間酒鬼與鐵鍋之所以會吸引我去,是因為朋友在臉書po文捧朋友餐廳的場,對!就是這麼簡單~這個宣傳蠻有效的喔!但是好不好吃我還是會說實話,因為,不豪小是我的溫柔。
東區小酒館:酒鬼與鐵鍋 Borracho&wok ★ 美食定律之餐酒不分家

矛盾的愛恨交織的心頭好《榕 RON。Cafe+Bar》士林捷運站旁的奇葩小酒館

初次發現士林有這樣的一個小酒館令我驚訝,走訪後則是轉換成驚艷而速速二訪。不是非得在烽火連天的餐廳戰地-東區才找得到的氣質小酒館。 在一頁一頁不斷翻動的黑暗中,榕,是個有一點點蒼白、一點點昏黃、一點點冷感,但異常迷人的女孩。想見見她、認識她嗎?
矛盾的愛恨交織的心頭好《榕 RON。Cafe+Bar》士林捷運站旁的奇葩小酒館

下班後要去哪裡relax?就去那裏吧!《Elsewhere 那裏酒吧》

『第一次開BISTRO就上手』,我想市面上應該有出這本書,而且很熱銷。 小酒館的餐廳模式在這幾年迅速發展到一個浮濫的程度,硬是劃分出一個吧台區、青菜弄的暗暗滴、垂吊幾個樂器燈、菜單上手寫幾道TAPAS畫個酒單,再擺個黑板把萬年菜色寫成本週限定,搭拉~客人進門屁屁沒坐熱立馬看手機道歉說『啊我家貓line我說牠餓了,我得趕快回去備膳』(老闆在後面伸手淚喊『卡基麻~~』) BUT相信姊,我要介紹的絕不是...
下班後要去哪裡relax?就去那裏吧!《Elsewhere 那裏酒吧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