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愛台中 Taichung

靜巷裡的午夜對談。我在藝廊咖啡館酗酒《Art aNew Gallery & Cafe》

詩人韓波說:『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。』是的,周遭的種種乏味而平庸,尋找散落四處的靈感與美好成了生活的目標,終於遇見藏匿在城市某處一個叫做 Art aNew Gallery & Cafe 的地方,我們找到了在咖啡館遺失的青春,在酒精裡領悟到不存在的解脫,在畫作裡看見超現實之美。
靜巷裡的午夜對談。我在藝廊咖啡館酗酒《Art aNew Gallery & Cafe》

放牧船隻與酒精,玩一場吉普賽人的神秘把戲 ☆ 舟舟酒館 Chu Chu Bar  

『時間是用來流浪的,肉體是用來享樂的,生命是用來遺忘的,靈魂是用來歌唱的。』這四句描述吉普賽人的生活哲學,也是我們羨慕的灑脫。不如划著船槳進入 舟舟酒館 Chu Chu Bar,用高跟鞋或靴子敲出放縱的節拍,用收藏在口袋裡的星光,照亮這角落。若有人魚問起可以抽煙嗎?請轉告她後面有吸煙區。
放牧船隻與酒精,玩一場吉普賽人的神秘把戲 ☆ 舟舟酒館 Chu Chu Bar  

台中最文青的買醉酒吧,飲下思念與寂寞之酒【Bar Dān】

台中的酒吧和其他縣市有很大的不同,除了單純的小酌品飲,多有表演和駐唱加強氣氛,若想要不同的調調呢?選擇實在不多。有時候,不安的思緒作祟,只想靜靜地喝一杯卻遍尋不著,這次姊透過田野調查,找到一間白日是咖啡館,晚上老闆換人做,搖身一變連招牌都沒有的低調酒吧 Bar Dān,讓寂寞與思念乾杯。
台中最文青的買醉酒吧,飲下思念與寂寞之酒【Bar Dān】

老子有錢不去金錢豹,只想在《Rico Padre》的泳池邊加速墮落

在喧囂的塵世中,你用力揮霍換得一身空虛,盡情放縱卻發現更加寂寞,這時才明白最珍貴的不過是一種沈澱後的寧靜。若剛好在台中,Rico Padre 將會是你在都市中的祕密遊園地,請將煩惱與瑣事寄放櫃台,前往池畔看星星曬月光、在標本下討論著生命的真意、或者放任自己的思緒乘上極樂小船。
老子有錢不去金錢豹,只想在《Rico Padre》的泳池邊加速墮落

隨著抒情旋律起舞,癱軟在法式餐酒館的池畔《Beluga Restaurant & Bar》

台中的夜晚,其實有那麼一點寂寞,真心想找一個頗具質感的酒吧很難,The One 飯店的忘廊酒吧有點兒老氣、悅棧酒店跟他的 mirage 已停業、林酒店的 Lin Bar 又太迷你、日月千禧的廢墟風 Sky Bar 讓人逃之夭夭...怎麼找都還是姊第一次在台中小酌品味的 Beluga Restaurant & Bar 最經得起考驗。夜裡池水顫動,微光閃耀,一滴酒都還未入口,眼神已開始迷茫。
隨著抒情旋律起舞,癱軟在法式餐酒館的池畔《Beluga Restaurant & Bar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