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stro 餐酒館

聞香下馬在士林【澠井川日式串燒居酒屋】,一探拓展多家分店的美味秘訣

  士林夜市就是個美食大雷區,好吃的沒有多少,方圓內的店家地雷更是多達90%,原因應該很好猜吧?房租那麼高,能夠提供多好的食材和品質呢?光是我前幾天在那邊喝了一間北X木瓜牛乳就倒盡胃口,一杯還要75元啊臥底馬,更別說北X牛排食材連新鮮都不達標...光這樣就讓我半年內不想踏入士林夜市這個範圍(默默拉警戒線),可是,澠井川就是那愛惜羽毛的10%,來吃吃這好羽毛下的雞翅膀吧!
聞香下馬在士林【澠井川日式串燒居酒屋】,一探拓展多家分店的美味秘訣

The Daft House 傻瓜屋 ☆ 愛情無須理智,我們都是與美食戀愛的小傻瓜

關於戀愛,有人問我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愛上一個人?這個問題很有趣也很無聊。如果愛可以被規定在何時發生,那就不叫愛,愛情的世界裡沒有理智和計算。同理可證,我們所謂的美食,亦不必定是經過精確掂量和估算做出的,否則那麼多人按著食譜來,怎麼有的食不下嚥,有的卻令人回味無窮呢? 我們都是迷你宇宙中的小傻瓜,我們迷戀美食美酒,我們人生充滿驚喜,我們聚集在距離理智非常遙遠的傻瓜屋。
The Daft House 傻瓜屋 ☆ 愛情無須理智,我們都是與美食戀愛的小傻瓜

放下在美術館匯聚的視覺意識流,來 Mills Café Bistro 找回食慾的滿足

我們住的城市,不易保存,一不小心就腐爛了,如果不好好 update,自己也會逐漸發臭,所以我們閱讀、我們旅遊、我們去看展,美術館是看展最方便的地點之一,在眼茫腳痠之後,在大腦匯聚了磅礡的視覺意識流後,美食的撫慰是絕對必要的。就像在學校讀書時,每天最期待的就是中午的便當,來美術館,最期待的就是 Mills。
放下在美術館匯聚的視覺意識流,來 Mills Café Bistro 找回食慾的滿足

東區小酒館:酒鬼與鐵鍋 Borracho&wok ★ 美食定律之餐酒不分家

東區的餐廳換來換去,時常幾個月前才吃到,這個月就不見了,消失的原因有很多,店租壓力和客流量不夠多是主要,講得簡單點就是不夠賺,不過也有多年都不會倒的餐廳,裡面有一半都是不好吃的奇琶。而這間酒鬼與鐵鍋之所以會吸引我去,是因為朋友在臉書po文捧朋友餐廳的場,對!就是這麼簡單~這個宣傳蠻有效的喔!但是好不好吃我還是會說實話,因為,不豪小是我的溫柔。
東區小酒館:酒鬼與鐵鍋 Borracho&wok ★ 美食定律之餐酒不分家

走進【Truffles living 舒服生活】.我在歐洲家俬店野餐 之時空錯置的美好

還未走訪歐洲,我已覺得舒服生活就是我心中的歐洲家俬店的面貌,散漫自在。空間中許多家俱、家飾擺放,一個又一個層次, 細細堆疊出美好品味,每個人都可以在這裡找到你最愛的角落,一杯咖啡,就能讓你獨自靜靜地想起生命中交錯過的許多美好。
走進【Truffles living 舒服生活】.我在歐洲家俬店野餐 之時空錯置的美好

矛盾的愛恨交織的心頭好《榕 RON。Cafe+Bar》士林捷運站旁的奇葩小酒館

初次發現士林有這樣的一個小酒館令我驚訝,走訪後則是轉換成驚艷而速速二訪。不是非得在烽火連天的餐廳戰地-東區才找得到的氣質小酒館。 在一頁一頁不斷翻動的黑暗中,榕,是個有一點點蒼白、一點點昏黃、一點點冷感,但異常迷人的女孩。想見見她、認識她嗎?
矛盾的愛恨交織的心頭好《榕 RON。Cafe+Bar》士林捷運站旁的奇葩小酒館

點評《炙酒食廚房 IZAKAYA》12道風味 in 光復南路290超密集餐廳巷

美食的sense不是人人都有,好比有人會吃不一定會寫,有人會寫不一定會煮,會煮不一定會擺盤....請自動無限輪迴。經營一間店也不是那麼容易,但今天不是要介紹『第一次開餐廳就上手』這本書(咦有這本嗎?),而是要來點評國父紀念館站2號出口光復南路290巷餐廳超密集的其中一間炙酒食廚房 IZAKAYA,順便聊聊食物和餐廳的終極奧義。
點評《炙酒食廚房 IZAKAYA》12道風味 in 光復南路290超密集餐廳巷

一個【角窩美式餐酒館】.兩個世界:你想要喧囂派對還是孤僻小圈圈?

我必須直說,美式料理一直不是我的菜,會注意到角窩,是因為前陣子去了隔壁那個胖的不值得的Pond Burger(雷),餐廳內明明就沒滿還堅持要我們人全到才能進去,所以才有機會在旁邊晃啊晃看到角窩,就有稍微記在心上。 由於姊姊我是個看電影、吃東西都不愛做功課的人,我喜歡surprise,驚喜驚喜!雖然說驚喜一不小心就會升等成驚嚇,但總比什麼都研究好了無聊得要死的好(是有多怕無聊?)。揪竟角窩有沒有魅力...
一個【角窩美式餐酒館】.兩個世界:你想要喧囂派對還是孤僻小圈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