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stro 慾見小酒館

絕望時代裡的禁忌與救贖 ☆ Ounce Taipei 地下酒吧

別開燈,這樣的光線正適合醞釀,因為一場祕密活動正在進行中。Ounce Bar 是 台北幾間 Speakeasy 的代表之一,於禁酒令的背景下隱匿在一間看街邊咖啡小館 BS mini 的背後。人性考驗不得,愈禁忌愈甜蜜,一邊欲以禁令之名淨化道德,另一邊蠢蠢欲動的靈魂卻更渴望被杯中物救贖。
絕望時代裡的禁忌與救贖 ☆ Ounce Taipei 地下酒吧

專屬於妳的城市葡萄園,單杯品飲新食尚【Vitis Vines 晨霧酒坊】

葡萄酒,在專家筆下講出很多道理來,然而,即使別人說的再好,都不如自己感受。有別於一般酒坊,Vitis Vines 晨霧酒坊提供單杯酒品飲服務,妳能在初次接觸後,決定是否深入了解。挑選一隻好的葡萄酒跟談戀愛差不多,即使選購指南隨手可得,都比不上真實體驗重要,因此,唯有勇往直前,才能找到真愛。
專屬於妳的城市葡萄園,單杯品飲新食尚【Vitis Vines 晨霧酒坊】

點燃成人世界的感官火花 ★ 鐵克諾餐酒館 Techno W Bistro(忠明店)

長大成人是個詛咒也是夢想,等待時滿心期盼,到達時又厭世無奈,這就是為什麼專屬於大人的場所如此重要~還是趕緊推開鐵克諾餐酒館 Techno W Bistro 的大門,用雞尾酒與美食滋養靈魂,花一個晚上的時間放縱,於是,明天我們就能更加堅定地面對這個世界了!
點燃成人世界的感官火花 ★ 鐵克諾餐酒館 Techno W Bistro(忠明店)

迷惘小羊的歡樂放牧場 ★ Plan B 歐陸街頭市集小酒館

在東區浮華而喧鬧的空氣裡,有沒有一處可以安放自我?當害怕孤獨時,可以狂歡,當享受孤獨時,能有個角落沈澱?隱匿在巷弄的 Plan B 歐陸街頭市集小酒館,白日收集午後燦爛日光,夜晚綻放迷人異國風情,不停歇地供應美食美酒,是專屬於街上迷惘小羊們的歡樂放牧場,因為羊媽媽說,當你迷失時,就做你熱愛的事,而『吃』就是99%的解答。
迷惘小羊的歡樂放牧場 ★ Plan B 歐陸街頭市集小酒館

用酒精摩擦時空,用美食餵養靈魂,我在【TÚMII 荼醾】等你

東區新開幕酒吧 TÚMII 荼醾,一個能夠安放靈魂的私密場域,開啟女性先決模式,打破既有的遊戲規則,細緻優雅又善解人意。料理和精神糧食只有一線之隔,先來杯獨家調酒開啟感官,從桌面延伸的透明酒杯有著性感修長的線條,泡沫陶醉地往空氣中彈跳,倒映著千千萬萬的你,然後溶解在味蕾尖端 ,此刻彷彿聽見了自己內心最深的情感。
用酒精摩擦時空,用美食餵養靈魂,我在【TÚMII 荼醾】等你

擁抱厭世,飲一杯共赴世界末日的溫柔毒藥《Jumi Tavern 酒吧》

酒是毒藥,唯有 Jumi Tavern 的特別溫柔,是舌口間的渴望、上癮前的狂喜、是心寒時迫切需要的一股暖流。別說誰能溫柔下毒而不造成傷害,因為只有自己才是唯一主導,向前或後退都好,掙扎是美好的,沒有掙扎過的決定,或許就不會那麼讓人信服了。 未滿18歲者,禁止飲酒。 開車不喝酒,喝酒不開車。
擁抱厭世,飲一杯共赴世界末日的溫柔毒藥《Jumi Tavern 酒吧》

台中買醉地圖 TOP 6 ★ 質感酒吧裡的情慾流動(十八禁)

喝酒不是發洩,有時更像是一種身心靈的洗滌,當各種刺激的味覺在口中併發,觸動了肉體,也開啟了另一塊感官天地。質人蒐集了不同路線的6間台中質感酒吧,分別是華麗派、豪奢派、小世界派、藝文派、文青派、極簡派,還有2間精彩的同場加映,愛台中愛小酌的你一定不能錯過!
台中買醉地圖 TOP 6 ★ 質感酒吧裡的情慾流動(十八禁)

美味關係不設限,來天母【Fa cafe】品味食尚盛宴

曾居住在天母十年之久,最令我懷念和引以為傲的就是滿山遍野的餐廳了,各式美食有如後宮佳麗般任君挑選,翻牌翻到手抽筋,但夜已深食慾來了怎麼辦?營業到半夜一點的 Fa Cafe 天母店在優雅的街區靜靜等候你到來,美味不設限,隨時都能備齊滿桌盛宴撫慰你的肚子和心靈。
美味關係不設限,來天母【Fa cafe】品味食尚盛宴

撩撥情熱,在半明半暗之間 ☆ 火柴餐酒館 Matches Bar & Restaurant

很認同梁朝偉在擺渡人裡的那句:『其實吃什麼無所謂,身邊坐著誰才是最重要的。』可事實上並非對象對了就能吃在嘴裡甜在心裡,身體到底還是最誠實的,讓人帶著滿足微笑的散場可遇不可求,在火柴餐酒館 Matches Bar & Restaurant 燃起的火光終究還是在半明半暗間留下了一些遺憾,因為比起用餐,還是乾杯比較實在。
撩撥情熱,在半明半暗之間 ☆ 火柴餐酒館 Matches Bar & Restaurant

靜巷裡的午夜對談。我在藝廊咖啡館酗酒《Art aNew Gallery & Cafe》

詩人韓波說:『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。』是的,周遭的種種乏味而平庸,尋找散落四處的靈感與美好成了生活的目標,終於遇見藏匿在城市某處一個叫做 Art aNew Gallery & Cafe 的地方,我們找到了在咖啡館遺失的青春,在酒精裡領悟到不存在的解脫,在畫作裡看見超現實之美。
靜巷裡的午夜對談。我在藝廊咖啡館酗酒《Art aNew Gallery & Cafe》